中信证券(600030.CN)

3个月暴涨3500点!人民币仍在狂飙 美元弱周期局面已定

时间:20-09-15 16:44    来源:金融界

人民币汇率节节攀升,升值趋势愈发牢固。

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盘中涨超400点,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亦表现强势,盘中升破6.78,创近16个月新高。

实际上,受美元走弱和国内经济复苏态势良好影响,今年5月底以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就在持续升值。5月底至今,在岸、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均升值超3500点。

明显的升幅对市场主体的结售汇来说更为直观。按照中国银行的外汇牌价显示,5月29日中行的美元折算价为100美元兑713.16元人民币,而9月15日的美元折算价为100美元兑686.22元人民币。也就是说,以换汇10万美元为例,今日与5月底相比就可省近3万元人民币。

不少分析指出,当前美元已进入弱势周期,这将对金价、以人民币为代表的部分新兴市场货币带来支撑;同时,人民币汇率的坚挺,也将提升人民币资产的吸引力,外资持续流入将对国内股市、债市形成一定支撑。不过,由于美元的全球性货币地位,美元周期不可避免的通过多个渠道对中国经济的周期波动产生显著影响,这也对我国包括货币政策在内的跨周期宏观政策调控带来挑战,需要前瞻性地予以应对。

美元指数进入弱势周期,未来仍会下探

人民币汇率的走强,与美元指数的疲软有着密切关系。中信证券(600030)研究所副所长明明称,对于人民币汇率的由弱转强,5月底以来美元指数的大幅下行是其中的一项重要原因。而美元指数的下行一方面受到美国经济复苏预期持续强化的影响,另一方面也受到美联储宽松货币政策的影响。

年初以来,美元指数跌幅已近4%,不少分析认为,美元指数已进入弱势周期,短期内有望下探至90甚至85。

今年以来,美元指数经历了一波三折。从6月底以来的这一波美元下跌,主要原因是全球疫情的再度错位。6月中下旬以来,美国新冠疫情二次爆发,新增病例人数再度大幅上升。而同时期的欧洲各国防控较好,所以6月底以来,美元指数大跌了将近5%,欧元、英镑对美元升值幅度都在6%以上,美元大跌主要来自欧洲货币的升值。

基本面同样对汇率的变动起到重要作用。例如,根据利率平价公式,当一国相对其他国家的利率走低时,往往会引发国际资本流出,从而该国汇率会趋向走弱。而美联储近期释放的愿意维持低利率环境的政策信号,加重了市场对于美元价值在长期内将进一步削弱的担忧。

FXTM富拓中文市场分析师杨傲正表示,8月美联储宣布把通胀目标由2%改为平均通胀目标,也就是说就算通胀率高于2%时,美联储也未必需要调整利率政策进行加息,实际上就是把加息的步伐延后了。自通胀目标改变后,美元基本就每况愈下,欧洲经济数据同一时间也做得比较好,导致欧元近期明显走强更一度涨破1.20水平。加之近期欧央行的表态表明,欧央行近期无意向欧元升值施压,也无意向美联储的货币政策靠拢。这一定调对市场而言会是一支强心针,中长期将可支持欧元走强。

由于欧元的表现对美元指数的走势影响较大,如果中长期欧元有望保持强势,那么,美元指数继续下探的空间还将存在。中国银行研究院研究员王有鑫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短期看,在避险情绪和经济基本面未有大的变化下,美元指数仍会继续下行,有较大概率跌破90。目前,金融市场普遍押注美元会继续下行,因此,即使近期美国经济指标有所好转,也不会从根本上逆转美元走势。特别是,考虑到美国不断高涨的财政赤字压力和企业债务风险,未来发生系统性风险的概率依然较高,美元在长期储备地位也将面临挑战。

人民币升值趋势还将持续

美元指数的持续疲软,加之中国自身基本面的强韧,带动今年以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明显走强。随着近期人民币汇率的不断升值,不少分析人士认为,人民币短期内将继续处于升值通道,甚至有观点预测人民币汇率将进入较长的升值过程。

值得注意的是,汇率的走势会受到市场结售汇行为的强化。当本币升值时,往往会激发企业和个人加快结汇步伐,导致外汇市场供给大于需求,推动本币汇率进一步升值。

对于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新中枢,近期也有不少分析人士作出预判。浙商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超预计,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可能形成一个新的中枢,新中枢在6.75附近,上限为6.6,下限为6.9。其中,未来人民币超预期升值破6.6的情形可能来自于企业大规模结汇、美元指数超预期下行,超预期贬值破6.9最可能来自中美博弈的加剧。

此外,也不乏市场人士对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最高看涨至6.5-6.6之间。

美元进入弱周期影响深远

作为全球性货币,美元指数的疲弱,将对全球的金融市场和经济周期带来深远影响。就金融市场而言,不少分析指出,当前美元已进入弱势周期,这将对金价、以人民币为代表的部分新兴市场货币带来支撑;同时,人民币汇率的坚挺,也将提升人民币资产的吸引力,外资持续流入将对国内股市、债市形成一定支撑。

然而,美元进入弱势周期将从多渠道对中国经济的周期波动产生明显影响,我国需要前瞻性予以应对。招商证券研究发展中心首席宏观分析师谢亚轩撰文称,1970年代以来,美元指数已走过两轮半独特而明显的周期。每一轮美元周期从底部上升,冲高回落到重新在底部盘整,一般历时15年至20年,周期特征明显。美元周期通过七个渠道对中国经济周期造成显著影响:

一是美国经济增速和中国出口渠道。根据美联储的测算,美元有效汇率上升10%,使得美国GDP在3年内累积少增长1.5个百分点,年均少增0.5个百分点,反之亦然。而中国对美国的出口与美国的经济增速正相关。因此,美元的强弱通过影响美国的经济增速进而影响中国的出口和经济波动。

二是人民币有效汇率渠道。2008年以来,人民币有效汇率与美元有效汇率之间的相关系数为0.7,人民币与美元同强同弱。正如,强美元抑制美国GDP的增速,招商宏观的估算表明,2013年以来的强人民币使得中国GDP每年少增长0.4个百分点。

三是贸易融资渠道。美元是全球主要的贸易融资货币,国际清算银行的研究表明,美元强,贸易融资的积极性下降;美元弱,贸易融资的积极性上升。美元强弱通过影响贸易融资的积极性进而影响中国的经济波动。

四是全球大宗商品价格渠道。美元指数与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之间存在跷跷板效应,美元强,大宗商品价格下降;美元弱,大宗商品价格上升。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与中国的整体价格波动之间具有相关性,因此,美元的强弱通过商品价格渠道一定程度上影响中国的价格水平。

五是国际贸易争端渠道。历史经验看,美元的强弱与美国是否发动贸易争端关系密切,如80年代初的强美元与日美贸易争端。贸易争端通过贸易和预期等多个维度影响中国经济,因此,美元的强弱通过贸易争端渠道放大中国经济的波动。

六是新兴经济体渠道。美元的强弱与新兴经济体的汇率和金融风险密切相关,美元强,新兴市场爆发货币和金融危机的概率高,迫使中国与新兴经济体之间的经济、贸易和投资往来更为谨慎,对中国的经济增速有抑制作用。反之,如果弱美元时期,新兴经济体经济增长前景较为明朗,与中国之间的经贸往来也比较活跃,对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有推动作用。

七是国际资本流动渠道。强美元对贸易融资等多种形式的国际资本流动具有抑制作用,甚至引发更多的国际资本外流。因此,美元的强弱通过国际资本流动渠道对中国的经济增长和货币金融环境产生实质性影响。

谢亚轩建议,3月中旬以来美联储的无限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是推动美元从强势进入弱势周期的前提条件,中国的跨周期宏观调控需要重点熨平弱势美元周期对中国经济带来的影响。首先,进一步提升人民币汇率的弹性,逐步淡化参考货币篮子因素对人民币汇率的影响。其次,弱美元周期对中国经济和价格水平的影响更具扩张效应,使得经济趋热和价格水平上涨的可能性更大,要求货币政策的调控应充分考虑这一因素并更具前瞻性。第三,从逆周期宏观审慎管理的角度出发,积极应对可能出现的国际资本持续流入。